「這世界上 只要還要貧窮,和平就不存在。」

〈諾貝爾和平獎有感〉
南方朔

百年諾貝爾獎,今年把和平獎頒給孟加拉經濟學家穆罕默德.尤努斯(Muhammad Yunus和他所創辦的「鄉村銀行」,乃是最讓人感動的事,它也喚起了人們對日益嚴重的全球貧窮問題之重視。 

在這個全球化的時代,由於遊戲規則的制定之權操在富者強者手中,它其實早已讓全球及每個社會的貧富差距日益拉大。全球經濟成長的果實只被少數所享有。去年聯合國公布的《世界社會情勢報告》即指出,已開發國家十億人即享用了全球 80%財富,而開發中國家的五十億人只能分配剩下的20;有廿八億人至今仍過著每天不到二美元的日子全球至今仍有十億文盲。另外我根據英國作家希布魯克(Jeremy Seabrook)的近著《世界貧窮問題》,還可看到貧富差距造成的資源享用不平等已到了多麼可怕程度: 

而貧窮之所以會形成並惡化,最大的原因當然是窮國窮人沒有力量,包括真正的實力和知識能力,遂只得任人宰割。而孟加拉這個全球最大的窮國即是典型,它的鄉村居民識字率低,連基本算術都不會,村民當然受盡剝削。尤努斯教授會辦鄉村銀行,源起就是有次他發現一個編竹椅的婦人,由於自己不識字沒本錢,每次都是向村裡的放債人借高利貸買竹,賣掉竹椅後還債,根本賺不到幾分錢。而有同樣情況的計四十二人,而她們只要有廿七美元本錢,就可免於被剝削,於是他遂自掏腰包借錢給她們。這乃是「鄉村銀行」的前身。尤努斯教授所做的,不只是「微額貸款」而已,它更重要的意義有二:

一、它的貸款多半集體申請,因而是一種「合作經濟」,它演變至今已形同鄉村的生產合作社

二、鄉村農民可藉此逐漸培養出他(她)們一向沒有的「接近商業」以及「簿計管理」之能力。孟加拉有許多鄉村和部落長期停留在「以貨易貨」的經濟型態中,尤努斯教授的「鄉村銀行」是種「社會經濟建設」,它不能有效脫貧,但可減少剝削,增加村民合作性,替將來做出準備。

其實,無論仿效或自行創發,類似於尤努斯教授的這種做法,已有幾十個國家展開。做得更成功的乃是拉丁美洲的委內瑞拉,只因委國總統查維茲反美太厲害,他的正面做法都被忽略掉了。他也搞微額貸款,但和教育綁在一起,若貸款者能送子女上學,就格外優惠藉以鼓勵,這種做法叫做「有條件的現資助」(CCTs),脫貧一定要和脫貧能力的培養掛一起。委國這方面已成了另一範本。 

廿一世紀的貧窮問題日益嚴重,除了「舊貧」,許多社會(包括台灣在內)的「新貧」問題也日趨表面化。看著「舊貧」國家的努力,我們也該嚴肅面對自己的「新貧」問題了!
 


孟加拉經濟學者暨銀行家尤諾斯(Muhammad Yunus)因創辦「鄉村銀行」(Grameen Bank),提供具有生產力的窮人負擔得起的微型信用貸款,成功幫助該國許多窮人改善生活,並因此獲頒今年諾貝爾和平獎。



〈向尤諾斯致敬〉
龔招健 

諾貝爾和平獎以往都是頒發給調停區域、國際間重大軍事衝突或戰亂的有功人士,尤諾斯今年得獎的理由則是「他長期幫助孟加拉的廣大窮人改善生活,進而減少貧富之間的對立衝突,促進社會和諧」。事實上,許多區域衝突、戰亂都根源於貧窮,惟有改善貧窮問題,才有可能達成持久的和平,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今年的作法超越以往,開始關注衝突、戰亂背後的關鍵社經結構性因素貧窮,進而表揚一位協助消弭此一重大因素的有功人士,值得喝彩。

1983年成立以來,尤諾斯的銀行總共貸出款項折合57.2億美元,貸款回收率則高達98.5%,就一般商業銀行的營運來說,這已經是接近完美的程度。儘管目的是在幫助窮人,他開銀行可不是虧錢做公益,事實上他把銀行經營得有聲有色,開業以來只有三年曾經出現虧損,其餘年年都有盈餘產生,去年獲利一千五百萬美元,這樣穩健的經營紀錄把許多商業銀行都比下去。

尤諾斯在孟加拉鄉下出生,小學時期隨著從事珠寶生意的父親搬到孟加拉的大城達卡,後來分別在孟加拉、美國受高等教育,並在一家孟加拉大學擔任經濟學教授,他在這個貧窮國家算是非常好命的中產階級,大可獨善其身。但由於他在成長過程中看到許多窮人為了糊口而被迫接受不平等的層層剝削,具有悲天憫人胸懷的他,因而決定結合資本主義的商業法則與社會公義原則,創辦「鄉村銀行」。

鄉村銀行放款的對象都是一般商業銀行拒絕往來的對象,這並非意謂著這些人曾經有過不良信用紀錄,而是他們入不敷出,更提不出可以讓銀行接受的擔保品,所以根本沒有資格跟一般商業銀行往來。不過,尤諾斯亦非來者不拒,他嚴格限制貸款只能用於可以帶來營收的生產活動(或者用於改善基本居住條件),而且他不放款給個人,而是以內部成員具有互信基礎的群體為放款對象,並由群體成員之間相互作保,同時收取的利率也儘量與市場水準相近,以確保他的銀行可以永續經營。

換句話說,尤諾斯利用特殊貸款機制,一方面幫助有工作能力、具有一技之長的生產者從事生產活動(例如用於購買生產原料、工具),一方面確保這些生產者把產品出售所得的錢優先用於還款,剩餘部分則用於改善基本居住條件或儲蓄在銀行賺取利息,藉此形成一種良性的財務循環,幫助貸款人達到擺脫赤貧的目標。

孟加拉百姓相當慶幸有尤諾斯,可惜國內至今還沒有這樣的銀行家誕生。在國人印象中,銀行都是「晴天借傘,雨天收傘」,專門服務有錢人,當你沒錢的時候,銀行就把你一腳踢開,甚至奪命連環催債。例如,過去幾年為了衝刺業績,國內銀行拼命以各種紅利積點等手段鼓勵民眾刷卡消費,等到民眾消費過了頭,信用嚴重透支,高利率循環信用債務纏身,終至釀成卡債風暴,逼得許多卡債族走上自殺的絕路

我並不是要指責國內銀行唯利是圖、罪大惡極,而且台灣的情況也與孟加拉不同,不能完全相提並論。但尤諾斯及其鄉村銀行的成功案例告訴我們,社會公義原則與資本主義商業法則並不抵觸,而是相輔相成,為了社會和諧及長治久安,除了一般的銀行家,台灣也需要像尤諾斯這樣以社會公義為出發點的銀行家,協助改善近年國內貧富差距日益擴大的問題,服務近年陸續浮現的「新貧階級」。

20061017中國時報】

geohisv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