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教授發現他到了一個世界,除了他以外,還有很多人,大家都在向一位女士報到。輪到歷史教授以後,他報出了他的名字,這位女士對電腦的銀幕看了一下,嘆了一口氣說「教授,你是個戰犯呢!」然後她揮了一下手,召來了一位孔武有力的男士,將一些從電腦裏面打出來的資料教給了這位男士,告訴歷史教授應該跟著他走。

歷史教授是個聰明的人,他知道他是不可能反抗的,這位男士雖然是位壯漢,可是卻也彬彬有禮,他看了一下資料,就帶他走到一扇門去。

在門口,男士作了一個請進的姿態,可是他加了一句話「教授,進去以前,請將希望放下來」,教授知道這是但丁神曲裡的一句話,意思說地獄裡是沒有希望的。顯然的,他是要下地獄了。

歷史教授在推門進入以前,忍不住問帶他的男士,「裏面是不是很恐怖?」這位男士沒有直接回答,他只說「你進去就知道了。不過你可能進去了以後,會想找我,現在我給你一張我的名片,你如有疑問,可以打電話找我。」

歷史教授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之下,推門進去了。

令他大吃一驚的是:門內一片歡樂的影像,對歷史教授,他簡直就是回了家,這裏的風景和南斯拉夫的完全一樣,他聽到很多人說賽爾維亞話,感到非常舒服。

可是他慢慢地發現有些不對勁了,因為他發現了很多回教徒,看到回教徒不該大驚小怪,問題是回教徒顯然和賽爾維亞人相處得非常好,比方說,他們在一家露天咖啡館喝有土耳其風味的咖啡,喝的人兩種人都有,大家聊得樂不可及。

歷史教授對於這種情形非常看不慣,可是也束手無策,他曾經和一些人聊天,發現他們並不是不懂歷史,可是卻並未受到歷史的影響。舉例來說,他曾碰到了一位賽爾維亞的年青人,他已經死了幾百年了,當時他在和一位回教徒聊天,這位賽爾維亞年青人告訴他,幾百年前,奧圖曼帝國入侵巴爾幹半島,他被召去當兵,二十歲就被土耳其人殺死了。而那位回教徒,也是死於那一場戰爭,他們兩個人聊得很快樂,使歷史教授倍感困惑,他一再地問他們,怎麼彼此沒有任何仇恨?這位賽爾維亞人一開始根本就不想理他,後來被他問急了,索性告訴他,他們本來就不認識,何來仇恨?一般人民之間是沒有仇恨的,仇恨只存在於領袖之中,是這些領袖散播了仇恨,也是這些領袖們發動了戰爭,一般老百姓只是被煽動了才去打仗的。

歷史教授覺得這簡直不可思議,而後來他偶然碰到了一些認識他的人,其中很多人都是回教徒,而且都是最近才死於他所創導的種族淨化政策。歷史教授非常緊張,怕他們會對他不利,可是他很快地發現這些回教徒,不分男女老幼,一概都對他很好。

歷史教授實在忍不住了,他抓了一個年青人,問他,「你明明知道是因為我,才使你年紀輕輕就死掉了,而且死以前還受了不少的苦,為什麼你對我一點仇恨也沒有?」青人對他看了一眼,回答說,「先生,你有沒有搞錯?我如果有仇恨,怎麼會現在活在天堂裡?」這一下,歷史教授真的迷糊了,他明明是要下地獄的,現在好像又在天堂裡?

geohisv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